张九龄,你压我头发了。

【龙龄】 你是我的



好久没有动笔了……


是的,我又回来了。


本文都是我胡乱编的~


不要上升正主,不要瞎哔哔。


别骂我!!!别骂我!!!别骂我!!


有点黑化王九龙!!


向各位道歉!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张九龄被刺眼的阳光晒醒,努力睁开眼,胡乱抓了把头发,身后撕裂感的疼痛和哗啦作响的铁链,告诉他发生了什么。


专场结束,这一周没有什么事,张九龄本以为可以和王九龙在家好好的歇歇,不知道为什么,已经是第三天了,王九龙白天出门,用链子栓着张九龄,囚禁在家。每晚都像恶魔一样要着张九龄,不管他的感受。


张九龄好像也习惯了,拖着铁链,打了一盆水,用抹布拖鞋地,这是王九龙给他安排的,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自嘲般没有感情的扯了一下嘴角。


钥匙开门的声音,打断了张九龄的思绪。

“大楠!你疯了吗?为什么这么对我?!”张九龄站起来,抹布一扔,扯着嗓子冲着王九龙大喊。

啪!

一个耳光,扇在张九龄的脸上,打的张九龄脸偏向一边。王九龙又赶紧过来,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,好像那一巴掌不是他打的……又好像,打完之后的心疼。漏出标准的渣男笑。“老大,不要喊……乖~”说完,吻上了张九龄的唇。


对不起!!


对不起!!


…………一个电话,打断了我的思路……


等我捋捋……



占tag宣群

德云spc

空皮多,有审核(微审,很好过)

进来就是一家人。

【龄龙】出轨 (完)

我承认我手残!!


不小心自己给自己删了,


嗯,还好我保存了……


现在补上。我就是个傻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接上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看到一辆车飞开了过来……突然,他觉得死了,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累了,在那边的世界,张九龄就会原谅他的……


在轿车飞快的开过来的时候,他走上前,站到了马路中间……


张九龄看到王九龙要撞车,吓得脸都绿了,赶紧冲了出去!


“你有病吧!想死就去跳河!往我车上撞什么?!”


幸好,司机可能是个老司机,看到王九龙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,赶紧刹住了车,骂骂咧咧的骂着王九龙。


“咦……你是不是想碰瓷!走,跟我去派出所!”那个司机把车开到路边停了下来,要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王九龙要去派出所,吓得他不知道如何是好……


“这位大哥,你别激动,对不起,他跟我闹脾气一时想不开呢,我回去说他,对不起对不起。”张九龄本不想管,可是他看着这局面,自己如果不出面,肯定会闹大的。赶紧过去和大哥解释。


“看好了他!!真是晦气!”大哥听着龄龄这么说着,自己上了车开走了。


“老大……我……”王九龙终于反应过来了,看着自己思思念念的老大张九龄现在自己面前,忍不住的就想哭……他想抱抱他的九龄,这么久没见,本身就不胖的他更瘦了……


“回家!”面无表情的两个字。也不和王九龙废话,转身就走……


回家,回家……他回来了……对吗……高兴之余,看到现在的龄龄,他知道回家之后的他并不好过,但是宁愿被打死,他的老大,他的龄龄回来了……


“自己去墙角跪着吧,都干了什么一会自己告诉我。”一进门,看到家里和他走的时候一模一样,除了有些凌乱。摇了摇头让自己的思绪回来,今天一定要给这人一个教训。
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王九龙老老实实的跪在墙角,他有些跪不住了,但是又不敢动,他怕龄龄一生气就又走了。


张九龄坐在我是床边,回想着一切,其实对于王九龙的出轨,他不生气了,他知道,大楠还年轻,有想玩儿的想法正常,他也知道,他的大楠肯定再也不会这样了,他的大楠他清楚。


抬头看了看表,半个小时了,也差不多了。拿了身边的那根皮带,走了出去。


“起来吧,裤子脱了,趴沙发上。”


王九龙听到张九龄这么说,像救星一样,想赶紧爬起来,但是跪的腿早已不听他的使唤,站不起来,强撑着站起来,还差点摔倒,踉踉跄跄的走到沙发,脱下自己的裤子,老实的趴了下去。


“啪!”王九龙还没有趴稳,张九龄一皮带挥了下来,这是九龄从来没有过的力度。


“元元……疼”


“别说没用的,说吧!这些天你都干什么了!”张九龄并没有打算和他废话。


“我……我去夜店喝酒”


“我每天晚上都在马路上溜达,我不想回来……”


“我每天都喝到断片”


“我还想到了死……”


“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!”


“啊……元元,别打了,我错了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
王九龙每说一条,张九龄就五下皮带狠狠地落下,王九龙也不敢喊,他知道张九龄的规矩,不能动,不能躲,不能喊。他只能紧紧的抓住沙发套,可是疼痛丝毫没有分散。


张九龄听到王九龙的最后一天,他想到了死……他的心脏好疼,如果王九龙今天真的死了,他也不会原谅自己,他会觉得是自己害的大楠,他也不能放过自己……紧接着一股子愤怒油然而生,下了死手是十下狠狠甩下,王九龙的屁股早已不成样子,色彩斑斓。哪还经得住这十下,王九龙哭着求他不要打了,哭声让张九龄恢复了机智,他看了看王九龙的屁股,已经渗出了血,是啊,不能再打了。


张九龄扔下皮带,转身要去屋里。“元元,别走,你原谅我吧”王九龙以为张九龄又要走,连忙爬起来拽住张九龄,这一动牵扯到了痛处,倒吸一口冷气。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
“乖,去趴好,我去给你拿药,你乖,我不走了,我不走了,我打重了。”看着哭成泪人的大楠,张九龄赶紧抱抱他给他顺气,扶到沙发上让他趴好。大楠也是他张九龄心尖尖上的人啊。看着桌子上有一杯水给大楠递了过去。大楠看了看那杯水,看了看九龄,小声嘟囔,“不喝,都俩星期了呢,拉肚子咋整”九龄无奈的摇了摇头,轻轻的一巴掌拍在屁股上。


晚上两个人相拥而眠,这个感觉好久没有过了。这一晚,王九龙睡得前所未有踏实,紧紧抱着张九龄,有时候还说着梦话。“不要离开,你离开我很独单。”


张九龄看着梦呓的王九龙,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。


“I’m not going to let you be aone”


我不会让你孤单。


张九龄这一晚也睡得格外踏实。


他知道,他们还是他们,彼此都没有离开彼此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龄龙少年,未来可期。


占tag宣群。
这是一个大家庭,德云训诫语c
这是审核群【微审】,空皮挺多。
缺谢金,李鹤东,孙越。
这是一个大家庭
欢迎加入哦~

【占tag 求梗】

我回归了 


明晚不出意外的更文00


来点梗吧,抽一个写。


【龄龙,堂良,熙华,亭泰】


【占tag宣群】

新建的spc,欢迎来玩。

目前人不多。

瞎叨叨

今天的辰儿一点都不开心!


今天有点负能量爆棚。


辰儿下个星期去北京,九点半就开始盯着大麦,然而十点是时候屁都没有抢到。

让酸酸帮我抢票,我觉得我好像就是个傻子!完全完了什么一证一票,满脑子都是抢到就行啊,,,啊啊啊,不用管冲啊!什么要身份证取票忘得一干二净!猪脑子啊!希望能取出来吧。


非常感谢酸酸!酸酸辛苦了!!!


晚上出了一趟门,可真有意思,出去没多久就开始下雨。下的还挺大,淋的像一只落水狗。取消计划,回家没多久竟然不下了。

真有意思,冲着我来的??


打开老福特,又掉粉咯,平时掉粉也没有今天这么糟心。


突然不知道为了什么?

写文就不掉,一不更新就开始掉粉。

突然觉的,我写文是不是为了不掉粉??莫名的委屈感


呵呵……


今天辰儿就是想瞎逼逼!算了,睡觉去。


【龄龙】 搭档 (一发完)

我又来啦,纯属瞎写。

都是假的,不要上升正主。

真的是起名废……

挠墙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窗外下着滂沱大雨。

王九龙坐在窗边抽着烟出神,与其说是抽烟,倒不如说只是点着烟,看着烟雾缭绕……

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和张九龄的争吵越来越频繁。

就在刚才,张九龄扔了一句,我们分手吧,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,就出了家门。

外面的雨那么大,他能上哪去……龄龄会不会淋到。

给张九龄打电话,传来的是张九南的声音。他怎么会和张九南在一起。

也是,最近他的龄龄身边总会有一个男人,叫做张九南。散了场原本会等着他的龄龄,现在却总是去接张九南,说是一起蹦迪一直到凌晨。

有一次张九龄发烧,迷迷糊糊中他喊着南南。王九龙以为喊他,凑近了才听清他叫的是九南。

张九龄不知道,那一夜,王九龙一直在他身边,一直再哭……

张九南有什么好的!张九南!张渣男!他睡了整个德云社了吧,除了老秦!没有比得上他的!

龄龄可能回家了吧,王九龙抓了抓头发,没有拿伞,开车到了张九龄的楼下。

是的,在楼下,他看到张九龄家的灯开着……王九龙想到了一切词,向张九龄道歉。

站在门口,鼓足了勇气敲门,打开房门的确实张九南……他刚洗完澡的样子,头发还没有擦干。他不敢想张九南和张九龄发生了什么。

王九龙站在门口愣住,张九南刚要说什么,张九龄扶着腰走了过来。

“你都看到了,刚才我也说了,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以后我们只是搭档。如果你不想也没关系。给你一天时间考虑。”

说完把门关上……

王九龙靠着门滑落到地上。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。他的龄龄,往后只是搭档……

“下面,请欣赏相声,表演者张九龄王九龙”

“有认识我们的,又不认识我们的,上台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。我是德云社的一名小学生,我叫张九龄。旁边这位,是我的搭档王九龙……”

王九龙看着他的曾经龄龄……

是啊……现在只是搭档……

龄龄,只要你开心就好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


    表白酸酸     @甜酸-


【堂良堂】思念成疾

今天的我真是勤快。

快夸我!

最后电量百分之25来整完最后这一篇。

都是假的,请不要上升。

我就是突然的脑洞!忍不住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有人知道以前的孟鹤堂是真傻还是假傻?

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不再登台的孟鹤堂,本名孟祥辉的人是真的傻了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好好的一个人说疯就疯,嘴里还一直喊着“航航,航航”

应该是从周九良离开的那个时候吧……

周九良,原名周航。17岁起就开始跟着孟鹤堂。

“下面,请欣赏相声,表演者孟鹤堂,周航”

“下面,请欣赏相声,表演者孟鹤堂,周九良”

从周航到周九良。他俩相伴了19年。

台上孟鹤堂喊他九良,台下孟鹤堂喜欢喊他航航。

在孟鹤堂眼里,周九良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记得他们俩刚搭档。第一次上台,周九良紧张的不行,孟鹤堂拉着周航的手,说,“航航,不怕,有我在。你跟着我。”说完,他走了出去,周航在后面跟着,没有平时的捧哏在前,逗哏在后。

记得后来上台,好几次都是孟鹤堂在前,周九良在后,有一次孟鹤堂刚要上台,周航拉住了他,“孟哥,让我在前面吧,我知道身后有你,我不怕了。”

记得周九良拜师,当天晚上,孟鹤堂拽着周九良一晚上没睡,“真好……我家航航拜师了,我家航航真棒。不对。应该叫九良了”

“孟哥。快睡吧……又不是明天我就没了”实在困得不行了,周九良打断了孟鹤堂的叨叨叨,叨叨叨。

后来的后来。他们有很多事情。

他们约好了20年的时候,一起去欧洲。,师父带他们去了北美。日本。还没有去过欧洲呢,周九良说,好。

他们约好了。以后两个人,有条件了,就养一只狗。一只猫。因为啊,孟鹤堂喜欢狗。周九良喜欢猫。所以要养一狗一猫。周九良说,好

他们约好了,以后无论怎么样,风雨一起前行。。。周九良说。好。

可是后来,就在19年的最后一天,周九良食言了,他离开了。

无力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拉着孟鹤堂说。这辈子。没法给你20年了。下辈子~下辈子40年,60年我都给你……说完。垂下了他的手。他再也没法在孟鹤堂说什么的时候,回应他,好。

这一天,孟鹤堂拿着手里已经定好去欧洲的机票,
他是想给他惊喜的啊,一切都是这么的突然。孟鹤堂不知道,周九良也买好了去欧洲的机票。

他们再也不能一起出去了……

这一天,孟鹤堂哭的像个孩子,谁劝都不好使,谁说也没用……

舞台上,再也没有周九良,也再也没有孟鹤堂。

生活里,孟祥辉依然是孟祥辉,却没有了周航……

孟鹤堂傻了,医生说是伤心思念过度的精神失常……

整日里看着周九良留下的大褂,三弦。自己叨叨叨叨叨叨的念着周航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